Pages: Index登录

广东揭阳原书记情妇受审 多次为行贿前夫开脱

我有六个孩子,2012年10月26日我被抓走时,最小的孩子才10个月,其次一个23个月,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 

前夫吴松光只是我公司的一名员工,所有行贿的目的他都不知情,即使他参与送出去的钱财都是在我的安排、指示下做的,我觉得不应该追究他的责任,与他无关。

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将一干官员拉下马的“许小婉”终于浮出水面。昨天上午,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许秋琳涉嫌行贿一案,检方指控许秋琳为了获得揭阳市道路工程项目,先后向郑松标、罗荣辉总计行贿237万元人民币、港币133万元。许秋琳别名“许小婉”,她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是单位行贿,而不是个人行贿,法庭休庭后将择期宣判。

成为陈弘平情妇后生下两孩子

起诉书显示,许秋琳别名许小婉,1970年出生,初中文化,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吴松光,系许秋琳的前夫。据悉,2007年初,时任揭阳市长的陈弘平结识了做服装生意出身的许秋琳。许秋琳在与陈弘平认识之前已生育4个小孩,并已离婚,在成为陈弘平的情妇之后又与他生育了两个孩子。

起诉书指控,2007年至2011年间,被告人许秋琳与吴松光(另案处理)在时任揭阳市公路局局长郑松标与时任揭阳市公路局总工程室主任罗荣辉的帮助下,通过挂靠一些公司开始承包揭阳市公路局包括省道236线、国道206线、国道324线的大修工程或者改造工程、潮汕机场进场路主体工程等七大项目工程。

被告人许秋琳为了感谢郑松标及罗荣辉在承揽四大工程过程及工程建设方面为其提供的方便,伙同其前夫吴松光或单独分四次向郑松标行贿现金共计人民币232万元、港币100万元;分三次向罗荣辉行贿现金人民币5万元,港币33万元。

检方认为,被告人许秋琳无视国家法律,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务,共计人民币237万元、港币133万元,其行为触犯了刑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自辩系单位行贿非个人行贿

根据现场展示的证据显示,许秋琳与前夫吴松光于1993年登记结婚,2005年两人离婚,离婚后两人仍然生活在一起。许秋琳称,2007年她作为汕头市建筑工程总公司揭阳分公司的负责人,开始承建揭阳的一些市政工程,2008年正式注册成立了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前夫吴松光,实际控制人是许秋琳。

许秋琳对于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包括四次行贿郑松标、三次行贿罗荣辉,总计金额人民币237万元、港币133万元均没有异议,但她对检方指控的罪名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我作为润昕建安公司的负责人,为了企业的经济利益,感谢郑松标、罗荣辉对公司发展的帮助,向他们送去好处费应该是单位行贿,不应该是我个人行贿。”许秋琳在庭审中多次就此辩论说。许秋琳的代理律师也持这种辩护意见,但公诉人回应称,被告人许秋琳行贿开始于公司成立之前,且行贿款中包括了个人的财产。

许秋琳还多次为前夫吴松光在庭上“说情”,“吴松光只是我公司的一名员工,所有行贿的目的他都不知情,即使他参与送出去的钱财都是在我的安排、指示下做的,我觉得不应该追究他的责任,与他无关。”记者了解到,其前夫吴松光因涉嫌行贿罪目前仍被羁押。

生有六个小孩 被抓近3年未谋面

虽然网络上有大量传闻为“许小婉”的图片,但现实中的许秋琳并非如网传图片中相貌那么出众,45岁的许秋琳衣着朴素相貌平平,但在庭上表现得“有情有义”,除了多次对前夫的“求情”,还表现出对家人和孩子的惦记。

2012年10月26日凌晨,许秋琳涉嫌“非法经营罪”被公安机关羁押,许秋琳在庭上说她积极配合纪委、公安、检察等机关,“并破获了一些案件”。公诉人也认同了被告人许秋琳认罪态度好,有自首和提供他人犯罪线索的立功情节。

陈述阶段,许秋琳自爆凄凉身世,并声泪俱下地希望办案机关给予人道主义关心。“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长大,5岁开始生活就可自理。”许秋琳说,2012年10月26日被抓走后,“我有六个孩子,最小的才10个月,其次一个23个月,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

“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旁听人员不明就里,一片漠然。

许秋琳还提到了外公,她说自己在被抓以后律师告诉她外公两次急救住院,“今年外公因我去世,我不能见面尽孝,我感到非常悲伤。”她请求法庭从轻或减轻判决,自称“潮汕妹子”的她希望出去后为揭阳经济发展做出新贡献。

据悉,当天旁听席上有许秋琳的家属及孩子,她向法庭请求同孩子说几句话,得到了法官的允许。

南都记者 门君诚

许秋琳

别名许小婉,1970年出生,初中文化,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2007年初,与时任揭阳市长的陈弘平结识并成为其情妇。此前,许秋琳已生 育4个 小孩 ,并 已 离婚,此后又与陈弘平生育了两个孩子。

陈弘平

揭阳市市委原书记

今年4月21日,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他被指控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对于受贿的人民币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的去处,陈弘平表示,其中折合2600多万元人民币交由其女婿购买了股票。剩下的钱,几乎都借给了许秋琳。

陈弘平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都是我害了他们,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

郑松标

公路局原局长

揭阳市原副市长、

郑松标被视为陈弘平左膀右臂,其受贿、滥用职权案今年6月12日上午在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检方指控其收受许秋琳行贿人民币232万元、港币100万元。

罗荣辉

总工程室原主任

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

今年1月15日,罗荣辉涉嫌受贿在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检方指控罗荣辉先后3次收受许秋琳送上的好处费人民币5万元、港币33万元。

陈弘平与她

帮她操控市政项目 索得上亿元也给她

据悉,2007年初,时任揭阳市长的陈弘平结识了做服装生意出身的许秋琳。许秋琳在与陈弘平认识之前已生育4个小孩,并已离婚,在成为陈弘平的情妇之后又与他生育了两个孩子。

记者通过旁听庭审、采访相关知情人士发现,陈弘平与许秋琳不仅是不正当男女关系,更是联手敛财的“腐败合伙人”。在揭阳市7个公路工程项目中,陈弘平坐镇幕后,滥用权力,打招呼;许秋琳出面台前,忙赚钱。

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陈弘平指示揭阳市原副市长郑松标等人为许秋琳在揭阳从事地产投资开绿灯、搞暗箱操作。2007年7月左右,时任揭阳市公路局局长的郑松标就经陈弘平介绍认识许秋琳。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至2011年,许秋琳和前夫吴松光在郑松标与罗荣辉的帮助下,通过挂靠其他公司,承包了国道206线穿城路面大修工程、揭阳潮汕机场进场路新建工程、S234线老北河桥整治工程等7个公路工程。

“郑松标证言显示,这些公路工程项目的建设都是要经揭阳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的,项目一旦确定要上马,陈弘平就交待他要关照许秋琳。”许秋琳案公诉人称,许秋琳正是为了招揽工程,才成立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

记者从庭审获悉,这7个工程中有两个是标书公布之前,郑松标就通过罗荣辉转告许秋琳,让她找有资质单位竞标,并和评标专家“打招呼”。另有4个是免标工程。

6月12日,郑松标在佛山中院出庭受审时承认,他确实收了许秋琳所送的钱财,不过这些都是陈弘平的“安排”。亲自给情妇“安排”工程项目、“安排”主管官员关照情妇、“安排”情妇向工程主管官员行贿,陈弘平这样编织了一条贪腐连环扣。

知情人士称,陈弘平正是为了帮助许秋琳偿还巨额高利贷及筹资搞房地产开发,才向私企老板索要上亿元人民币。而且,在明知许秋琳已涉嫌行贿的情况下,陈弘平被组织调查期间仍多次表示自己愿承担所有责任,请求办案人员不要追究她,“让她早日回家”。 新华社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专车之争已经逼入墙角

广州、成都等地Uber被查,天津数百辆出租车集体停驶,济南出租车公司欲联合起诉专车公司,武汉突击查处13辆专车,禁私家车参与出租车运营……可谓“七十二路烟尘,三十六路反王”,专车之争已然逼入墙角。


“提速降费”承诺无影谁尴尬

5月15日,三大运营商公布“提速降费”方案。至今,三大运营商部分“提速降费”措施仍未落地,也没有具体落地时间表。也许,在运营商看来,出于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出来敷衍一下,公布个“提速降费”方案。这样的方案,已经够三大运营商“尴尬”了。


是谁导演了烧烤街喇叭大战

居民架设14个高音喇叭对烧烤摊贩和食客展开炮轰,烧烤商户则用功率更大的喇叭以及敲打锅碗瓢盆等方式进行还击;一方高喊“还我们健康,还我们睡眠”,另一方则声称“你不让我做生意,我也不让你睡觉”。这条街怎么看怎么像是丛林社会,生存法则是比谁的喊声大、拳头硬。


明星们得了什么病?

“娱记问诊:自大狂汪峰、狂躁症乐嘉、公主病许晴”节目中爆料、笑料满满。这些明星不仅公开发飙、发酒疯,还解释的振振有词,这些明星究竟得了什么病呢?!

Leave a Reply